让智能驾驶更简单

近年来,随着汽车工业向“新四化”转型,拥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汽车产业正发生着巨大的变革,传统车企纷纷向智能网联领域发力,造车新势力相继涌现,国内智能汽车市场蓬勃发展。

高性能车载计算平台是关键

 

超星未来是一家智能驾驶计算平台解决方案商,主要为国内智能驾驶行业提供自主、开放的计算平台方案,包含了硬件、操作系统及以上的中间件、算法、软硬件协同优化部署工具链的智能驾驶全栈服务能力。

 

据介绍,超星未来起源于清华大学,是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及电子工程系跨学科创新的成果,也是一个既具备国际性学术影响力、拥有汽车工业开发经验的团队。承载了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在车辆智能化网联化,电子工程系在软硬件架构领域的十余载深厚积淀,超星未来深入研究并形成了高能效、高可靠的智能驾驶整体解决方案。

 

超星未来创始人兼CEO张剑表示,以特斯拉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的迅速崛起,正影响着传统汽车产业的变革。而“软件定义汽车”的发展趋势,又意味着在未来,个性化和差异化的软件及服务将成为智能网联汽车的核心竞争力。然而,这些新趋势发展都离不开面向高级别可量产的车载计算平台。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脑”正是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基石”。

 

“正如汽车产业向‘新四化’迈进,我们认为车载计算平台的发展也具备四个显著的趋势:硬件异构化、软件标准化、工具自动化、应用模块化。”张剑表示,随着感知技术和深度学习的推进,高级别自动驾驶对车载计算平台的算力、功耗、安全、灵活等各维度的要求都提出更高要求。特别是在迈向量产的过程中,软硬件协同的车载计算平台是智能网联汽车量产的关键。

 

在场景落地层面,超星未来还协助北京市科委完成了2022年冬奥会首钢智慧园区的自动驾驶示范运营项目。“针对北京市科委的要求和冬奥会特殊的天气状况,我们自主设计研发的高能效、高稳定、高安全、高可靠的车载计算平台NOVA-30,可以确保在冬奥会期间任何极端天气情况下,供游客一键叫车使用的小鹏G3共享轿车和负责运输运动器材的北汽福田物流车,都能实现高级别自动驾驶。”张剑表示。

 

创业是追求目标实现的方式

 

在张剑看来,智能驾驶给传统的汽车产业带来了巨大变革,也产生了非常多有生命力的创新企业。“创新企业灵活度高、负担小的特点能够对传统供应链体系起到革新作用。所以智能汽车时代的到来一方面意味着技术本身的革命,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整个产业生态的变革。”张剑说。

 

对于初创企业,张剑也颇有心得体会。他认为,创业是一个风险非常大的事情,成功率很低,尤其在当下的竞争环境下更是如此,信息更加扁平透明,竞争也更具多样性,除了技术和能力之外,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不能少。“但同时,创业也是一个人追求目标实现的方式,这种为了达成目标而经历的过程,是创造人生体验最好的方式之一。我们希望通过踏实做事,培养有韧性的人才团队,创造有竞争力的技术和产品,逐渐在中国的智能驾驶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张剑说。


上一篇:智能客服不智能,人工客服别缺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