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音艺术家谱写一座城——《咏杭·绘杭》新作品音乐会述评

12月13日入夜时分,杭城即将下起2020冬日的第一场雨雪。而在浙江音乐学院周颖音乐厅中,一场名唤《咏杭·绘杭》的新作品音乐会正以温柔似水的巧妙之劲,撕开了阴霾的天色,给在场的听众送来了冬日里一股柔和的暖风。

项目负责人、演奏家周杰
 
《咏杭·绘杭》新作品音乐会是浙江省文化艺术发展基金资助项目和浙江音乐学院创表项目成果。为响应“诗画浙江”、“文化浙江”的文化发展战略,浙音作曲指挥系的周杰作为项目负责人,邀请了张泽艺、朱慧、张莹三位青年作曲家创作了一系列“以歌咏杭,以乐绘杭”为主题的新作。三位作曲家以开放的音乐思维以及各自独特的创作理念,将杭州这座历史名城的文化、山水、民风都幻化于音响之间。音乐会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为五首室内乐作品,下半场则是三位作曲家的管弦乐作品首演。指挥家洪音执棒杭州爱乐乐团,浙音的青年演奏家们联袂出演,钱江文化的独特柔情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三位作曲家
 
张莹的《儿童钢琴小品三首》(2020)作为音乐会的开场作品,以三首长三角地区民歌(《莺啼绿柳》、《竹小船》、《萤火虫打灯笼》)作为旋律素材的选用和意境的构建对象。三首小品性格各异,或清新宜人,或摇曳舒适,或充满童趣。五声性的旋律与和声在其中不断变化出现,在乐句流动之间,清晰的民歌风格自然流露。第二首《竹小船》左手的伴奏音型从头到尾持续不变地重复,仿若夏日小河上的轻轻摇摆,主题旋律在其中从若隐若现,逐渐露出全貌,在力度的渐次推动下达到高潮,而后又在摇摆中悄然消失。第三首《萤火虫打灯笼》则以几乎无处不在的断奏刻画了一幅充满童真的画面。
第二首作品是朱慧的《云锦湖碧》(为萨克斯管重奏团与打击乐而作,2020)。也许与歌颂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此主题有关。在这里,萨克斯管一贯的“风流”特点被削弱,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历史厚重表达,尤其是乐曲开始在中高音区交替出现的五度上行旋律,以及随后进入的进行曲一般的节奏进行。但是很快音乐便转入如歌般的抒情旋律,马林巴的清脆音色则为其增添了几分灵动,形成了一幅交相辉映的音画。此外作者还在其中加入了越剧的片段,形成了具有浙江地域特色的萨克斯管与越剧的“中西合璧”。作为发端于浙江的代表性戏曲类型,越剧的元素深深地烙在了百年来每一代浙江人的血脉基因中,同时也成为了浙江土地上不可或缺的文化符号,朱慧的此番尝试,不仅是一次浙江音乐特色的融汇,更是对越剧的创新演绎。
《诗品三章——望江南、湖上、忆江南》(为女高音与钢琴而作,2014-2019)是张泽艺以江南为主题的艺术歌曲组曲中的三首。三首艺术歌曲同为描写杭州景色之作,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情感表达,这恰恰是作曲家参透了诗词意境并将其与音乐结合的结果。三首诗词虽有着同样的主题,但因作者的身份年代等有着迥异的描写侧重。在作曲家笔下,《望江南》的悲愁之意,《湖上》的轻松自在和《忆江南》的思恋之情都被成倍地放大,尤其《忆江南》的最后一句“何日更重游!”更是仿若将几种情绪合为一体,把音乐推向了高潮。女高音歌唱家易丹丹的一身装束凸显了一个鲜明的江南女子形象,但演唱中却有着极强的爆发力,同时细节处理也并未被掩盖,其唱法中浓郁的民族韵味更是为作品中的江南风韵添色不少。
《云之深处——采茶》(为双钢琴而作,2017)是作曲家张莹于杭州梅家坞采风之时所遇采茶情景而生的灵感所得。在茶文化盛行的中华土地上,到处都有采茶歌声传来,但浙江的采茶曲调似乎较之其余地区的曲调少了几分俏皮,又多了几分勤恳与温柔。作品以双钢琴在动与静、朦胧与清晰之间交相辉映,在对话与竞争中,形成重唱般的迭起高潮,最后如同一哄而散般,又复归平静。作者以优秀的意象勾画能力,充分地调动了听众的听觉-视觉联觉能力。在演奏家龚璇和周杰的演绎下,仿佛美丽的采茶姑娘就在眼前嬉戏。
上半场的最后一首作品《冬燃》(为小提琴、大提琴与钢琴而作,2019)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一届音乐舞蹈节中获得了西洋组作品金奖,为张泽艺室内乐套曲《四季》中的第四首。作品伊始便以钢琴上几个简单有力的和弦营造了一幅凛冽的冬之意象,随即主题旋律在小提琴和大提琴之间不断进行对比或模仿。而后乐器之间关系从相隔到慢慢融汇在一起,并共同爆发出如火般的热情。在冰与火的对比之间,音乐素材互相拉扯,绽放出了耀眼光芒般的音响色彩。
 
指挥 洪音
 
下半场的管弦乐作品是音乐会的重头戏。其中张莹的《云溪画境》(为管弦乐队而作,2019)是2019年浙江省文化艺术发展基金资助项目。全曲共三个乐章,各有标题,分别为晨钟、云水间、旋舞。乐曲以庄重的五度音响开始,但时而出现的同音反复和半音进行又令其平添了一些诡秘之感,随着音响的逐渐饱满,音乐的戏剧张力渐次加强而后爆发。顺势进入分别以管钟及颤音琴接着铜管组模仿钟声的两个阶段,最后在“钟鸣”声的逐渐消散中结束乐章。当进行至第二乐章《云水间》时,旋律一改《晨钟》中的庄重与神秘感,变得十分抒情且具有歌唱性。在此作者采用浙江民歌“采茶调”的旋律为素材,在将其打碎后掩藏在丰富的音响中,五声化的旋律若隐若现,每当听众似乎要顺接着旋律猜测音乐该通往何方时,随之出现的音响却又总出乎人意料。终于在乐章后面,被打碎的民歌旋律才汇聚在一起,唱完这一曲采茶调。第三乐章《旋舞》更为有趣,作者将杭州转塘地区的民间舞蹈上泗竹马舞的节奏融入音乐中,在各个声部模仿展开,越发热烈,最后在一个极强力度的齐奏中戛然而止。《云溪画境》以极其精致的方式在三个乐章中分别运用了三种鲜明的杭州地区特色音乐素材,这些素材以或明显或隐晦的方式散落其中,使作品具有了独特的地方色彩,呈现出的朦胧音色就如梦幻般迷人。
相比《云溪画境》的朦胧描绘,张泽艺的《守望》(为小号与管弦乐队而作,2020)则是一种更坚定的刻画。鲜明的民族化旋律语言以小号的明亮音色所演绎而出,别有一番风味。也许与乐曲致敬疫情中的人们之意涵有关,乐曲开始颇为悲情,小号的旋律不如听众所想象的那般锋芒毕露。但是悲愁之意并未持续太久,很快乐队便在逐渐饱满的和声中变得越发磅礴。接着经由小军鼓奏出进行曲般的节奏引出小号的华彩片段,这一片段挑战了小号在演奏技巧上的难度系数,并使小号独奏在乐队的衬托下渐渐露出独到的锋芒,越发激昂地整体走向辉煌,全曲最终在一片金色般的辉煌灿烂中结束。
朱慧的《希望》(为钢琴与管弦乐队而作,2020)其灵感源于20世纪80年代传遍大江南北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晓光作词,施光南作曲)。作者以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为代表的一系列歌颂祖国繁荣富强的经典民族声乐作品为基础,充分运用了其四十年来的一些代表性音乐语言,就其音乐素材打破、重组,进行了全新的演绎,全曲激昂而动人。尤其钢琴演奏部分,流淌而出的音流化作了片片的时代记忆,串联起人们多年的美好愿景。在作品中,似乎每代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时代之音。
 
杭州爱乐乐团
 
总体看来,整场音乐会的情绪铺垫与发展也十分有趣,不知此为策划者有意为之或是巧合使然。随着音响流动,听众的聆听体验经历了从一开始的清新感,到温柔如水,再到愁思愁绪,接着逐渐厚重,饱含人文关怀,最后在一片辉煌与灿烂中结束。
近年来,在音乐创作领域和学术界都在关注如何让西方器乐、乐器说中国话的话题。 浙江音乐学院作曲与指挥系近年来也在时刻进行着这方面的探索,并且已经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本次音乐会的三位作曲家均为浙音“吴越新韵”当代音乐创作团队的成员,作为年轻的创作团队,他们不仅关注当代音乐技术的探索,还时刻体现着如何以音乐述说杭州故事、描绘杭州美景、宣扬杭州文化的担当。在作曲与指挥系主任郭鸣教授的带领下,“吴越新韵”当代音乐创作团队的成员们完成了一系列创作实践。如自2017年4月的钢琴三重奏音乐会,到2018年9月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民族管弦乐《钱塘江音画》”的首演,2020年9月以各类体裁室内乐新作惊艳首届杭州现代音乐节,再到本场音乐会这一口地地道道的“杭州话”。我们可以看到,浙音作曲家们正在践行着这一责任与担当。
 
全体合影
 
一座城市以博爱孕育着人们,而艺术家们则以作品回馈这片土地。今夜,以音符绘就的杭州城,美不胜收!(梁梓恒/文)
上一篇:拜别早出晚归,在南方小城中重启休闲差旅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